菲律宾申博sunbet

主页 > 政策法规 >中国时报社论大法官不可过度爱惜羽毛 >

中国时报社论大法官不可过度爱惜羽毛

原创 政策法规 作者: 时间:2019-12-03 02:24:16 124
中国时报29日社论--大法官不可过度爱惜羽毛,全文如下:
 
 我国五权宪法在民主化后,在实务运作上逐渐形成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分立制衡关係,当行政立法两院因政党恶斗而陷入政治僵局之际,由司法权起振衰起敝之功,已成为国人的期待。但近日大法官会议做成的两号解释,却显示出两种截然不同的司法风格。

 先说释字第720号解释,它是对5年前释字第653号解释的补充。释字第653号解释提供看守所中的被告不服看守所处分时,享有即时有效司法救济的权利,并给予立法者两年的时间修法。然而5年于兹,修法并无成效。释字第720号解释遂为补充解释,在相关法规修正公布前,受羁押被告对有关机关之申诉决定不服者,应许其準用《刑事诉讼法》第416条等有关準抗告之规定,向裁定羁押之法院请求救济。

 值得肯定的是,大法官解释理由明白表示,声请人就声请释宪原因案件之隔离处分及申诉决定,得自本件解释送达后起算5日内,向裁定羁押之法院请求救济。这是大法官为声请人提供阶段性的司法救济以弥补立法权与行政权两不作为,所形成的权利保障真空遗憾,虽然看来似乎是个不起眼的案件,但在近年的《宪法》解释上具有重大意义。

 再看前此不久的释字第718号解释,同样也是为过去的释字第445号解释提供补充解释,主题是社会瞩目的《集会游行法》,于前次经过大法官解释为违宪而进行修正之后,其修正的规定又一再发生是否合宪的问题,也形成实务操作上极大的争议。但是这次万方期待的解释,却予人雷大雨小的观感,仅仅局限于解释临时性集会与偶发性集会所受的限制问题,将之认定为违宪。对于视前次解释如无物而阳奉阴违、保留关于「共产主义与分裂国土」的限制条文,竟无一字之褒贬。

 大法官的软弱,无怪乎行政立法两院对于《宪法》解释的严肃指正,经常马耳东风,不以为意。对于现行法律保障意识严重不足,只以防堵并且诉诸刑事制裁为能事,不能因应社会需要,大法官竟然无法彙集足够的共识,既不能明白说出有哪些规定、基于什幺理由,是违反《宪法》的限制,也不能说明为什幺经常受到外界指责的规定是合乎《宪法》的限制,及其所以合乎《宪法》的坚强道理,其解释对解决社会纷争的效益十分有限,实令人失望。

 台湾是个认同民主法治但是民主法治精神仍不足的社会。政党长期恶斗,立法部门几乎功能尽失,每个立法会期都是到了期末才赶立法业绩,高层党团运作遮天蔽日,竟成为政治交易的渊薮,立法的品质不堪闻问。行政部门在恶劣的政治环境之中已权威尽失,应付政治斗争耗去了过多的精神气力,任何重要政策都难脱成为政治争议主题的命运;既然恆已成为政治争论中的一造,除了战斗、让步、妥协之外,很难具有釐清是非的一言九鼎地位或功能。

 换句话说,在台湾现在非杨即墨、民粹横流的社会氛围中,还能具有中道理性,中立仲裁政治争端功能的部门,或许只賸下包括大法官与法院在内的司法机关可以期待了。事实上台湾也一向不乏将政治争端诉诸司法评理的事例。去年所谓的九月政争就是最近的例证。法院的判决当然未必令人人信服,但是只要详为推敲,秉持公正说理的态度裁判,社会大众纵不满意,往往也能够接受。

 反倒是大法官近年来仲裁政治是非的功能较不显着,社会上若干相持不下的议题,请求大法官为《宪法》解释以求解惑,明明是重要而值得论述宪政是非的争论,却常常得到程序上不受理的决定。例如死刑与禁止汙辱国旗的法律受到《宪法》挑战,大法官均不受理,就是很好的例证。集会游行法解释的避重就轻,也不外如此。

 近年大法官解释的数量明显减少,又过度爱惜政治羽毛。明哲保身的作风,是否尽到了司法带领社会理性走出激情政治漩涡的宪政责任,有识者存疑。

 看到大法官释字第720号解释勇于创新,不和政治稀泥的司法态度,似乎可以看到一线曙光,就此我们仍愿意对司法引导台湾走出政治纠结死胡同的可能性,寄以厚望。司法其勉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