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申博sunbet

主页 > 图话世界 >在18岁拥有投票权已是趋势的现代,学生校园自治可不可行? >

在18岁拥有投票权已是趋势的现代,学生校园自治可不可行?

原创 图话世界 作者: 时间:2019-12-08 03:38:50 578

文:许家玮

近期,有女中因为校方规定进出校门皆须穿着制服,在学生间再度引起广大的讨论,并将战火延烧到了该校「靠北版」上,引起了外校生甚至是部分媒体的关注,校方的回应是「再讨论」。依照常理,校规是管理学生所订定的规範,而规範一久必有不合时宜的问题,从女中的事件中,我们得以窥知,民主的现代,校园仍存有诸多可以检讨的地方,尤其是学生自治这个敏感的议题。

高中,一个颇为尴尬的年龄,介于成熟与非成熟之间的我们,比国中生好一点,但要说稳重与成熟,似乎又差了那幺一点。一旦发生学生不满、想打破传统等对校方来说感到头痛的议题,几乎各校行政部门无一不想着对学生摸摸头,安抚一下,顶多做个微小的改变,也就算了。

偏偏,大部分的学生(包括笔者我)被摸个头,几乎也就会碍于各式各样的因素而罢手,进而在无意间给了学校一种以「消极」的作为回应学生是应该的错觉。事实上,高中自治在台湾也并非癡人说梦,像是建国中学、台中一中等校风开放的学校,皆有透过学生的讨论、检讨甚至是不服从运动等方式,达成改变制度的目的。

在高中阶段的教育目标除了增进学科(或术科)的技能与发掘学生兴趣与学习自主性外,没有理由去拒绝引导学生培养独立思考、批判与质疑的能力。毕竟,虽然校有校规,国有国法,但只要是人制定的规则必定会有问题,没有制度是不需要、不能去检讨、改进的。

既然制度的不足与不合时宜需要人去发现、讨论与修正,那为何校方拒绝让学生手册的奖惩办法、管理办法被学生摊开来讨论与检讨?举例而言,在十几年前人们认为学生该有学生的样子,于是髮禁等不合理的禁令便在社会普遍认同的前提下,持续了很久。

后来,有学生发起一连串的改革运动,顺利的在教育部这个体制下终结了髮禁的规範(当然,在大多数的私校仍保有髮禁)。在解除髮禁后十多年的今天,没了髮禁的学校,其学生并没有因此就「失去了学生该有的样子」。更何况,学生该有什幺样子并无定调,亦不该用着单一的标準去审视一个族群的优劣。

而以我自身经验为例,在上学期学校举办园游会活动,原定11月底举行,却在举行前一週开了临时会报后宣布改办,顺延至12月27日举行。如此草率的决定必然引起学生的不满,甚至有学生冒着违反校规「跨栋」的风险,到校长室前抗议。

而我,在宣布改期后透过学校的体制对延期表达不满与抗议,得到的回应是,为了避免园游会沦为複製夜市文化,而了无学习意涵,决议改期。又好比,在参观过女中所举办的社团展览活动后深受感动,向学校反应社团数量不足、以班为单位设社缺乏社团实质的社团意义。接获反应后的学校请主任秘书代为了解我的想法,并表达因学生素质尚未成熟,无法放心跑班社团林立后的校园安宁。

从女中服仪规範的反弹、笔者自身学校社团与园游会改期的例子,都能看出校方「基本上」都算是尊重学生表达不满的权益,却并不见得愿意接受学生的想法,进行制度层面上的改革。不禁令人纳闷,民主的社会,为何只有学生不能自治、不能检讨其管理办法、要求改变不能成真?

有人说,学生并不成熟、并没有足够的判断能力去决定自己的管理办法与规範。但以建中甚至透过校内公投的方式成功制定其自治宪章的例子可以窥见,学生的校园自治不但可行,更是可以自治得有声有色、毫不影响其校誉与校园安宁。

最后,正因为高中生仍是学生的身分,应该给予我们犯错的机会,而并非为了避免错误而剥夺我们的自治权。教育,并不仅侷限于学术科的养成,在十八岁拥有投票权已是趋势的现代,我们没有理由不去支持学生拥有适度的自治权利。

相关文章:

7个不该强迫学生穿制服的理由 为了更好的教育环境,教官就算不全面退出校园,也早该退出行政和管教工作

Photo Credit: *嘟嘟嘟* @ Flickr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