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申博sunbet

主页 > 科技学堂 >拒绝堕胎的医生杀人事件?义大利「瓦伦蒂娜一尸三命案」争议开庭 >

拒绝堕胎的医生杀人事件?义大利「瓦伦蒂娜一尸三命案」争议开庭

原创 科技学堂 作者: 时间:2020-02-07 11:11:00 571

拒绝堕胎的医生杀人事件?义大利「瓦伦蒂娜一尸三命案」争议开庭义大利2016年争议的「瓦伦蒂娜惨案」10月底开庭审理。当时年仅32岁的瓦伦蒂娜(Valentina Milluzzo)在流产后死亡,医生遭指控因基于「道德良心」拒绝为瓦伦蒂娜执行人工流产手术,最终导致ㄧ尸三命的悲剧。facebook

【2019. 11. 03 义大利】

拒绝堕胎的医生杀人事件?义大利「瓦伦蒂娜一尸三命案」争议开庭

「我的道德感,比你的性命更重要?」义大利2016年争议的「瓦伦蒂娜惨案」日前开庭审理,并在过去一周掀起「堕胎权」激辩。当年怀有5个月身孕的瓦伦蒂娜(Valentina Milluzzo),腹中胎儿遭判定「几乎不可能存活」,但她的医生却被指控以「道德良心」为由,拒绝进行人工流产手术,最终导致瓦伦蒂娜死亡。在近3年的调查后,7名医疗人员于10月底遭正式指控犯下「过失杀人罪」。儘管义大利人工流产早已合法,但多数医生仍不愿实施堕胎手术。瓦伦蒂娜案被认为戳破了「不顾孕妇生死,也要『捍卫胎儿生命』」的风气,但究竟在义大利,寻求堕胎的妇女与执行手术的医生,遭遇多大的阻力?


「瓦伦蒂娜案」发生于2016年,义大利西西里岛的大城卡塔尼亚(Catania)。当时年仅32岁的瓦伦蒂娜,腹中怀有一对双胞胎。但怀孕5个月时,却因早产徵兆及併发症状,在该年9月底送入坎尼乍若医院(Cannizzaro hospital)。一开始,瓦伦蒂娜及腹中胎儿的状况在院方的治疗照护下,稳定了下来。不料半个月之后,瓦伦蒂娜与腹中双胞胎的健康状况却急遽恶化。

瓦伦蒂娜的家属及律师指控:当时医生表示,瓦伦蒂娜腹中其中一名双胞胎,首先出现了呼吸困难的症状,几乎不可能存活。不久,瓦伦蒂娜便诞下一名死胎,但医生却表示,「基于道德良心(conscientious objection)...只要(另一胎儿)还活着,就不会介入进行人工流产手术。」

几个小时过后,另一名胎儿也死亡;瓦伦蒂娜隔日便因败血性休克,于10月16日命丧医院。

「瓦伦蒂娜惨案」当时引发义大利、甚至国际媒体的关注与激辩,也让义大利妇女堕胎的现实困境浮上檯面。经过3年漫长调查,全案于2019年10月底开庭审理,当年负责治疗照护瓦伦蒂娜的7名医疗人员,包含医生、麻醉师等,也遭检方以疏失、渎职,指控「过失杀人罪」(manslaughter)。

「瓦伦蒂娜送回来时,就躺在棺材里——她是被无知的人们放生等死...」出庭作证的瓦伦蒂娜父母指控,「院方疏失」、「照护不当」导致一尸三命的悲剧。

「医生告诉我,『孩子都没救了,虽然瓦伦蒂娜很痛苦,但我们无法介入,因为还是听得见胎儿心跳』。」瓦伦蒂娜的父亲向《金融时报》表示,「如果当下使用适当抗生素,并移除感染来源(指腹中双胞胎),那幺瓦伦蒂娜就不会死。」

然而对于瓦伦蒂娜父母与其伴侣的种种指控,院方却有着不一样的说法与立场。

拒绝堕胎的医生杀人事件?义大利「瓦伦蒂娜一尸三命案」争议开庭「瓦伦蒂娜惨案」当时引发义大利、甚至国际媒体的关注与激辩,也让义大利妇女堕胎的现实困境浮上檯面。

根据义大利现行法律,人工流产手术早于1978年合法化,但限于怀孕初期的前90天内实施,若超过90天,则必须在孕妇生命因此遭受威胁,或能证明胎儿有严重健康问题下,方可执行。并且,医生被赋予权利,可基于「道德良心」,拒绝实施人工流产手术。

面对指控,院方曾表示,虽然医院里大家几乎都是基于「道德良心」的反对堕胎派,但这却不是不愿进行人工流产手术的重要原因。院方反驳家属说法表示:瓦伦蒂娜当时本就处于「自然流产中」的状态,执行堕胎手术没有其必要,「治疗过程都按程序走」。

只是,从双胞胎之死到瓦伦蒂娜丧命期间,究竟哪个环节出了状况?院方处理是否有疏失?双方对于「医生是因为道德良心而拒绝堕胎?还是基于专业判断?」,说法与认知都存在巨大出入与差异。

在10月展开法律攻防后,瓦伦蒂娜案的走向如何,目前难以预料,但对许多女权团体而言,瓦伦蒂娜一案都已血淋淋地指出了义大利对于怀孕妇女堕胎权利的不友善。

义大利全国有近9成民众都信仰天主教,是欧洲国家中最笃信天主教的国家之一,对于人工流产的立场,也因宗教及民情使然,倾于保守。儘管人工流产已于1978年合法化,但限制诸多,且近年在极右民粹势力呼吁「修法削弱堕胎权利、提高出生率」的推波助澜下,似乎有倒退迹象。

《金融时报》指出,2017年义大利仍有高达三分之二的妇产科医生,基于「道德良心」不愿进行堕胎手术,这个数字甚至比起20年前增长许多,尤其在瓦伦蒂娜所在的西西里,及乡下地区更是明显。

另一方面,对于愿意执行人工流产手术的医生来说,同业及舆论的敌视,更是无形的巨大压力。由于愿意执行手术的医生已相对稀少,有些医生因此必须肩负起整个地区的人工流产手术。一名热那亚的医生便无奈向媒体表示,自己一年甚至必须执行800次手术。沉重的手术负担,加上不友善眼光侧目,包括自己在内的许多医生,也渐渐无法坚持替有需求的女性实施人工流产手术。

拒绝堕胎的医生杀人事件?义大利「瓦伦蒂娜一尸三命案」争议开庭义大利全国有近9成民众都信仰天主教,是欧洲国家中最笃信天主教的国家之一,对于人工流产的立场,也因宗教及民情使然,倾于保守。图为教宗为信徒腹中的胎儿祝福。